1111111111

18203229590

18203229590

返回顶部

河北天然气销售中心

新闻中心

行业新闻

首页>>行业新闻

衡水天然气价格暂整体有所下降 能否代表气荒已过去?

发布时间: 2018-3-22|190次浏览

在“煤改气”潮流兴起的时候,衡水天然气行业研究人士就预知到冬季可能会遭遇天然气短缺。然而没有人意识到,一个缺口的数值背后,会造成多大的影响。在没有防备的这个冬季,“气荒”像狼一样悄悄袭来。接下来,我们又要用多少时间,用多少精力,去补上这个缺口呢?希望通过这篇文章,能给大家带来比较全面的解读。


一、煤改气的开端 

        北方的煤改气,源起于2017年夏季,渐渐成为席卷整个北方农村及城郊的浩大环保运动。
一开始,它只是各地相对小规模的环保举措,鼓励农村统一安装供气管道并配装相应的暖炉,以减少散煤使用量。那时候,还出现过“煤改电”和“煤改气”这两个总改造方向的争议。
        到了秋季,整个中国都卷起了一场环保运动浪潮,大力查禁各类环保不达标的企业。于是,“煤改气”被赋予了另一种属性,它代表了带有政治正确性的发展道路。
2017年12月5日,发改委、财政部与环保部等十部委联合颁布《北方地区冬季清洁取暖规划(2017-2021年)》,一定程度上来说,它是此前所有地方性煤改气举措的汇总。
这份文件中有一些很关键的数据,公布了煤改气的总体改造目标:“到2019年,北方地区清洁取暖率达到50%,替代散烧煤(含低效小锅炉用煤)7400万吨。到2021年,北方地区清洁取暖率达到70%,替代散烧煤(含低效小锅炉用煤)1.5亿吨。”
我们来简单地计算一下,要替代这1.5亿吨煤,需要多少天然气。散煤的热值约为5000千卡/千克,7400万吨散煤的热值就是370万亿千卡,1.5亿吨散煤就是750万亿千卡。这就意味着,如果按照这份规划的字面意义来说,最迟到2019年,我国需要通过新增天然气供应,补足370万亿千卡的热值缺口!到2021年,补足750万亿千卡的热值缺口!
液化天然气的热值约为12000千卡/千克。2019年370万亿千卡的热值缺口,需要新增3083万吨的液化天然气。2021年750万亿的热值缺口,需要新增6250万吨的液化天然气。即使我们考虑天然气的使用效率比散煤高,我们将液化天然气需求量再打八折,2019年新增液化天然气供应量需达2400万吨,2021年需达5000吨。

二、衡水天然气供应缺口持续攀升
 
        2014年我国的气态天然气供应量可折算为8947万吨液化天然气,2015年的数据可折为9659亿吨液化天然气,2016年折11752万吨液化天然,逐年稳步提升。这些天然气都已经有了既定的用途,最主要的用途是发电以及各类工业用气。
2017年1—11月,我国生产了1338亿立方米的气态天然气,同时进口了383亿立方米的气态天然气,总量1721亿立方,折11512万吨液化天然气,预计全年的供应量可折为13000万吨液化天然气。这13000万吨的液化天然气,能至少拿出其中的2400万吨,也就是至少拿出18.5%,供北方居民取暖之用吗?
在我国大力推进“煤改气工程”的同时,从2017年1月份一直到11月份,无论是液态天然气供应数据还是气态天然气的供应数据,一直维持着平稳,没有任何大规模提升的征象。进口数据同样非常的平稳,看不出任何大规模增加进口的迹象。没有任何人意识到,煤改气工程将会带来至少2400万吨的新增液化天然气供应缺口。大家一起懵懵懂懂地高歌猛进,庆贺着环保的胜利。一直到11月份,取暖季到来,一场猝不及防的气荒席卷全国。

三、一场说来就来的气荒


其中,“煤改气”用量增加了多少?
“2+26”城市实际有319户完成了“煤改气”。
加上集中供暖锅炉改气,预计采暖季将新增天然气需求量为50亿立方米左右。
平摊到120天供暖季,即日均需求增量4200万立方米
也就是说,新增的1.3亿立方米天然气用量,“煤改气”仅占30%左右。

那么天然气为何出现供不应求?
2017年天然气供不应求的紧张局面:首先需求侧,工业用气和天然气发电用量异军突起。另一方面,计划中的海外资源纷纷掉链子。
据悉,原定于2017年投运的中石化天津LNG接收站无法按计划投产,减少日供应能力2000-3000万立方米/日。
中亚气相比合同计划供应量减少了4000万—5000万立方米/日,使得新投运的陕京四线无法发挥作用,导致供应短缺,且主要集中在北方地区。
“气短”时,天然气供应优先保障谁?
出现天然气供应短缺的时候,基本的政策应该是压非保民,即:压低非民用气,保障民用气。
但很多地方措施不落实,未能及时制定严格的、详细的、能落地的“压非保民”措施,未能将增加的用气量用于民用,而给了工业。
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问题是,由于民用气和非民用气价格双轨制,一些城市燃气公司“趋利”,打着民用气的名义申请到更多天然气,之后却将低价购得的民用气销售给出价更高的非民用使用,赚取差价,从中牟利,使本该保障民生的天然气供给更加紧缺。
其实,对今年的气荒有关部门也有预判。发改委做出了保量不保价的政策,允许居民以外的天然气价格向上浮动。
天然气价格的双轨制导致了一些问题,由于上游来气中很难区分哪部分是民用哪部分是商用,而供商业用户可以卖更高的价钱。因此,个别地区反倒是民用气没有得到保障。
以河北省会石家庄为例,其居民用气阶梯气价第一档为2.4元/立方米,而一般工商业用户气价为3.02元/立方米。这样的价格机制下,理论而言,燃气公司应以较低的价格买入居民用气,并以较低的价格卖给居民,优先保障民生。以较高的价格买入工商业用气,再以较高的价格卖给工商业用户。
但价格双轨制的存在,让售气公司存在大量购入低价居民用气再转卖给高价工商业市场用户的动机,供气企业也更愿意高价卖气给工商业用户供气以获得更多利润。全国来看,居民的零售气价一般比居民门站价格高0.5元-0.7元,非居民的销售气价一般比非居民门站价格高0.9元至1.7元,对卖方而言,利润差距明显。
关于定价机制,国家发改委的思路很清晰:逐步放开,最终全面放开。包括国产气和进口气,销售价格均由市场决定,进口商自负盈亏。门站销售价格由供气企业与用户协商定价,国家不再管制。管输环节则仍受国家价格管制,企业根据国家确定的运价率测算天然气管道运价。

四、此次天然气缺口至少48亿立方米,十几倍于2009年气荒

      缺口要比想象中严重。
      2017年12月9日,中俄位于北极圈内的全球最大的北极LNG项目亚马尔合作项目一期工程投产。12月13日,中俄东线天然气管道工程境内段全面加速建设。
一个是管道的加快建设,2020年才能投产;一个是远在北极,我方参股加起来不到30%的项目,这两则消息引起了前所未有的关注。这一些,都和天然气有关。和2009年气荒相同的是,最直接的反映是很多多地供暖的中断。而实际上,这次气荒要严重得多。
2017年11月初,肩负国内70%天然气供应任务的中国石油就向媒体吹风,今冬天然气缺口48亿方。自从2009年首次出现气荒后,中石油也是吃一堑长一智,每到冬季,都有个保供计划。几年下来,虽然中石油一再强调气紧,但是似乎每年也都平稳度过。于是,2017中石油说会气紧,似乎没有谁当真。
的确,48亿这个数字多数人没有概念。其实这个缺口数字已经是2009年那次气荒的十几倍,而且这还仅仅是中石油系统的缺口。
2017年11月,当北方地区供暖全面启动后,国内不少地区陆续出现用气紧张,一些地区甚至出现居民小区缺气停暖事件。
2017年12月,一个标志性的事件出现。率先煤改气的北京市宣布,重启华能的燃煤机组。这意味着:连最需要保障的北京市,天然气也不够用了。这时,人们才意识到,“气荒”已经袭来。
虽然北京也受到了气荒的影响,但北京市民还算幸运。不管烧气还是烧煤,家里的暖气还是热的,烧饭的天然气火苗也还足够大。但北京周边的河北、山西等地,情况就不容乐观了。河北一些刚完成煤改气的地区,出现了停气。山西虽没停气,居民不得不采取错时开火做饭。

五、天然气价格暴涨,中石油成“众矢之的”
从2017年11月15日开始,LNG就像坐上了一辆云霄飞车,价格扶摇直上,其间除有一两个交易日稍有回落外几乎是义无反顾地上涨,从4239.17元/吨一路涨至8477.78元/吨。与上述的参考价相比,LNG的市场价更是光怪陆离。12月下旬,北方地区LNG价格已大多涨到8500元/吨至9500元/吨之间,山东和江苏地区LNG出厂价更已突破万元。
在价格暴涨的背后,则是各地天然气库存频频告急、LNG投机炒作之风乍起。一位业内知情人士透露,当时只要把南方的LNG运到北方去卖,价格直接可以翻倍。
气荒来临的时候,石油天然气企业的处境就很尴尬了,特别是承担了70%天然气供应的中石油,更是被推上风口浪尖。市场甚至有人怀疑,中石油故意制造紧张,以此要挟涨价。
面对外界的质疑,中石油的新闻发言人表示,真是比窦娥还冤。中国的能源现状就是缺油少气,目前国内的四大主力气田塔里木、长庆、青海、川渝都已满负荷甚至超负荷生产,10年前这些气田的产量才500亿方,今年已经接近1000亿方,年增幅超过7%,已经是增幅的极限。

六、天然气价格下跌,“气荒”阴霾何时散去?
让居民庆幸的是,自2018年2月初以来,液化天然气价格连续下跌,接近5000元/吨,其中有多个方面的原因。
一是发改委、物价局的监督检查。市场上的投机炒作有所收敛。
二是供应压力逐渐缓解。目前中海油天津LNG项目已进入满负荷生产状态,由原先的一周接卸一船增加至约3天接卸一船,每天为华北地区供气约2400万立方米,是平常的两倍。此外,天津滨达燃气管线近日正式投用通气,标志着中海油、中石油供气管道首次互联互通,进一步释放华北地区的供气能力。
三是工业端需求下降。很多工业企业在2017年末面临完成年度指标和生产任务的压力,对原料天然气有阶段性刚需,跨年后企业运行节奏发生变化,这部分的压力瞬间没有了。

然而,事情并没那么简单,根据国家发改委数据统计,2017年全国天然气消费量预计超过2300亿方,增量超过330亿方,同比增幅达17%。这个增量和增幅,相当于前5年年均增量的2倍以上,刷新了我国天然气消费增量的历史。
总体来看,短期内天然气价格暴涨应该可能性不大,但要满足天然气大量的新增需求也非常困难,预示着接下来几年冬季的气荒危机仍将持续。
要缓解局面,唯一出路就是进口。这些年,中石油相继建成了中亚、中缅等跨国天然气运输管道,中俄天然气管道也在紧锣密鼓建设。同时还在大连、唐山和江苏、深圳等沿海地区建成了多座大型的LNG接收站。天然气进口量也从2010年的不到50亿方攀升到目前的超过500亿方,年均增幅接近50%。这个增速,在全球主要天然气进口国家中绝无仅有。
将气荒引发的涨价,归结于企业有失公允。无论是中石油也好,中石化、中海油也罢,都只是一个企业而已,就算竭尽所能,也很难完全满足如此庞大的冬季用气需求。正如上文所说,此次天然气缺口至少48亿立方米,十几倍于2009年气荒,在我国天然气消费增量不断刷新历史的市场里,缺口远比比想象中严重。因此,天然气的稳定供应,需要政府、企业、消费者的群策群力。解决挥之不去的气荒问题也是一件任重而道远的事情。
换个角度看,席卷全国的气荒虽是消费者的噩梦,但对于天然气企业而言,却是爆发性增长的最佳黄金时期。这也就不难解释为何A股诞生了曾2个月暴涨8倍的妖股“贵州燃气”了。